当前位置:首页>法外狂徒69HOT对线>正文

《星门深渊》:回家 中国科幻电影经久不衰的精神内核

3月31日,科幻怪物电影《星门深渊》结束。

虽然这两年中国出现了很多科幻电影,但我们还是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它会是一部值得期待的作品。

2019 《流浪地球》之前,没有人相信科幻电影能在中国拍好。之后,人们的印象发生了变化,但总体情况是高质量的作品很少。

国产高质量科幻电影的稀缺,与这个题材的电影数量远少于其他类型作品有很大关系。量变不足以达到质变,拍摄周期、制作投入、难度都远高于其他类型电影。影视从业者在题材选择上有些取舍,认为拍科幻电影吃力不讨好。越是没人拍,越不可能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,越不可能获得市场认可,从而进入负周期。

细究来说,拍科幻电影的难,在于几个方面:

1.科幻电影是西方文化的舶来品,由于缺乏“先天性”代入感,观众很难感同身受。这也导致国内科幻电影需要在故事和情感内核上进行本土化,在符合类型叙事的基础上,让中国观众更容易接受和理解科幻电影的魅力。

第二,电影是一门需要模仿的艺术。与其他类型的电影相比,科幻电影在叙事上更宏大,对场景的写实性和细节性要求更高。或者有人认为只要故事足够好,就能拍出一部好的科幻片,市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故事小、精、巧的优秀作品。有些经典作品现在看起来是简单的场景和特效,还是有口碑的,但这跟不同时期观众的审美水平和接受程度有很大关系。随着观众口味的上升,科幻电影在特效的制作和呈现上的投入成本肯定是很高的,没有太大的利用空间。

第三,科幻电影严重依赖配套的电影产业体系。所谓工业体系,不仅仅在于精良的设备和先进的技术,更在于专业团队的合作与协作,因为所有的设备、经验和设备的载体都是人。目前,中国科幻电影的拍摄还没有系统化,规则和程序还处于摸索阶段。由于缺乏经验,具体呈现的很多细节缺乏足够的共识和统一的标准,导致内耗较大,沟通不充分,初始假设与最终呈现的偏差较大。

幸运的是,在中国科幻电影艰难的成长过程中,不乏电影人做出尝试和突破。《星门深渊》是一部感知问题并试图用实际行动做出改变的作品。

在创作过程中,导演张小北反复推敲,力求让作品体现中国人的共同情感,能让中国观众感同身受。“先只有一部好电影,然后你才能说是不是一部好的科幻电影。”。

早在开机之前,《星门深渊》就已经根据分镜头脚本进行了动态预览。不仅桌椅等设定道具,灯光、材质等呈现细节都已经演绎调试好了。可以说预览的虚拟场景和要拍摄的实际场景没有什么区别。正如摄影制作人兼导演罗登所说,“在拍摄开始之前,这部电影已经用虚拟镜头拍摄完毕”。

罗登参与控制了许多电影。他认为,动态预览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《星门深渊》的质量,此外,有利于大师在前期就拍摄细节达成共识,方便拍摄工作顺利高效推进。制片人沈小兰说,在搭建虚拟场景的过程中,每个演员的表演面积都计算得非常准确,设计和材料都得到了充分的考虑,方便了场景的保留,为电影的后续发展做准备。

在初步准备阶段

深渊》的剧组就下足“死功夫”,在动态预演中以纤毫尽显的要求呈现拍摄细节,

而在场景搭建、特效制作方面,也足见剧组的韧劲与完美主义。

电影开拍前,剧组人员为了最大程度还原故事发生的舞台,用了三个月时间搭建了近10000平米的实景科幻棚,将太空飞船里包括驾驶舱、医疗舱、货舱、通道、栈桥等12个场景都进行了精心的布置。目前这些空间都已进行全场景扫描,后期进行特效包装后效果将更加逼真。

此外每个场景都已进行过VR扫描,在后续片方相关活动中,观众们有望在VR相关的物料里获得身临其境的视觉体验。

除了科幻元素,《星门深渊》在怪兽的呈现效果上也是不遗余力。据制片人林娜介绍,关于怪兽的造型就一共做了26版,并且邀请到知名特效大厂Base FX(倍视视效)参与制作。早在动态预演阶段,同样已调动各部门积极配合,对于怪兽的大小、材质、摄影及灯光细节乃至场景、美术的搭建,都进行过充分的考量,为实际拍摄与后期特效制作做足大量前期准备工作。

关于视觉效果努力做得更好之余,《星门深渊》不忘讲好一个中国科幻故事。导演张小北表示,如果是电影是造梦,科幻电影就是“梦中之梦”,在银幕中看着前所未见的视觉奇观,从中感受着自己的生命体验。他认为科幻电影作为电影的一种类型,终究需要落实到人的情感上,带给观众一种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全新视角。

据总制片人孙放介绍,故事不仅是展现危机面前人与人相互猜疑、算计的一面,也会有一些中国人共有的情怀,比如尊老爱幼,在危机当中也会有人选择保护老人和小孩,体现出一份家庭观念与人性之美;此外还有家乡情怀,“即使身处逆境也一定要团聚、回家”,这是一份中国观众都能理解并容易引起共鸣的情感。张小北导演也对主演高至霆和连凯赞赏有加,认为他们的演绎极大丰富了影片的情感表达。

从《星门深渊》的制作态度上,足见创作团队的硬气与决心。

这与主创以及背后的平台有很大的关系。张小北导演与科幻电影结缘已久,不仅在电影《球状闪电》中担任过编剧,出演过《流浪地球》,自己执导过两部科幻、怪兽题材电影《拓星者》与《血陨狂沙》,就连自己成立的公司也叫北京太空堡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他对于科幻电影的热爱与真诚创作的态度在业内众所周知。

出品公司臻视未来是融创文化旗下厂牌 ,融创文化旗下的东方影都是《流浪地球》、《疯狂外星人》的拍摄地,未来融创文化将以“IP+内容+新场景、新消费”为战略布局,对优质内容IP进行线上线下全产业链开发,《星门深渊》作为其出品科幻题材的试水之作,是一次与旗下其他业务板块进行联动的重要尝试。

另一出品方优酷近年来在怪兽题材领域持续深耕,主控出品的《大蛇》《水怪》都取得不俗的市场反响。据优酷制片人海宁透露,平台在《星门深渊》筹备前期就已介入,对于项目推进起到一定作用,在后续宣发、推广方面也将给予大力支持。优酷十分看好“怪兽+科幻”题材的结合,希望能将这部作品打造为旗下“怪兽制燥”厂牌又一部重量级作品。

有态度,有能力,有资方与平台的加持,《星门深渊》呈现出一副精诚务实的架势。中国科幻电影需要这样的团队与作品,也希望这部电影能绽放出应有的光芒,为中国观众带来带来一些惊喜。